道教论坛    
加入我的最爱

论道教伦理思想的鲜明特征
 
王丽英
 
道教是中国本民族的传统宗教,它同我国传统文化的许多领域都有血肉相连的密切关系,对我国政治、经济、哲学、文学、艺术、天文、化学、医学、养生学、气功学以及民族心理、社会习俗等各方面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,尤其是其伦理思想,在净化心灵、协调人际关系和维护社会秩序上,具有独特的作用,而且根深蒂固,影响至今。究其原因,这与道教伦理思想本身所具有的鲜明特征有关,试论之。

一、融摄儒家纲常,结合成仙信仰,突出仙道兼修的伦理思想。

道教的伦理思想,融摄儒家纲常。儒家的纲常指的是“三纲五常”,它是封建社会中最主要的道德关系和最基本的伦理思想。所谓“三纲”,即“君为臣纲,父为子纲,夫为妻纲”(1),所谓“五常”,即“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,五常之道”(2)。“三纲五常”作为维护封建统治的伦理道德,在儒家看来,是天经地义的永恒不变的“天理”,“纲常千万年,磨灭不得”(3),谁也不能更改,也不能违反。

道教融摄儒家这一纲常伦理,并突出其以忠孝为轴心的伦理思想。在道教的一系列道言、戒律中,我们不难发现这一特点。如在《正一五戒品》中就明确规定:“一曰行仁,二曰行义,三曰行礼,四曰行智,五曰行信。”(4)在这里,道教把儒家的“五常”纳入自己的戒品之中,要求道徒乃至社会全体成员严格遵守,“令人父慈,母爱,子孝,妻顺,兄良,弟恭,命里悉思乐为善,无复阴贼好窃相灾害”(5)。又《太上洞玄灵宝智慧罪根上品大戒经》更大力宣扬儒家的这一忠孝伦理:“与人君言,则惠于国;与人父言,则慈于子;与人师言,则爱于众;与人兄言,则悌于行;与人臣言,则忠于君;与人子言,则孝于亲;与人妇言,则贞于夫;与人夫言,则和于室;与人弟言,则恭于礼…与人婢言,则慎于事。”可见,道教沿用儒家的“惠”、“爱”、“慈”、“悌”、“忠”、“孝”、“贞”、“和”、“恭”、“慎”等道德规范来严格规定人们的道德操守和人与人之间的道德原则,以便协调各种人之间的相互关系。

道教在宣扬其以儒家忠孝为轴心的伦理思想的同时,又与其成仙信仰紧密结合。成仙信仰是道教的核心,道教追求长生成仙,认为行善积德是长生成仙的基础,“欲求生长者,必欲积善立功,慈心于物,恕己及人,仁逮昆虫,乐人之吉,愍人之苦,周人之急,救人之穷,手不伤生,口不劝祸,见人之得如己之得,见人之失如己之失,不自负,不自誉,不嫉妒胜己,不妄陷阴贼,如此乃为有德,受福于天,所作必成,求仙可冀也。”(6)在道教看来,善行以忠孝为先,以纲常为本,“欲求仙者,要当以忠、孝、和、顺、仁、信为本。若德行不修,而但务方术,皆不得长生也”(7),又“若积善事未满,虽服仙药,亦无益也;若不服仙药,并行好事,虽未便得仙,亦可无卒死之祸矣”(8)。为此,道教要求道徒谨守忠孝伦理。为使人人知晓以忠孝为先,以纲常为本,制定各种约束道士行为的戒律和道言,如道戒之基“初真十戒”中第一条即是“不得不忠不孝不仁不信,当尽节君亲,推诚万物”。又道言规定:“事师不可不敬,事亲不可不孝,事君不可不忠……仁义不可不行。”(9)总而言之,人要长生不死,就须行善修道,“人欲地仙,当立三百善,欲天仙,立千二百善。若有一千一百九十九善,而忽复中行一恶,则尽失前善,乃当复更起善教耳”(10)。道教这一成仙信仰与道德伦理结合的思想,为历代道教各派所奉行,如金丹派南宗祖师张伯端就把“德行修逾八百,阴功积满三千”(11)作为结丹成仙的必要条件。全真道也强调行善积德,“夫金丹之道,先明三纲五常,次明因定生慧。纲常既明,则道自纲常出,非纲常之外别有道也”(12)。元代净明道更强调以忠孝的履践为成仙得道之本,“贵在乎忠孝之本”(13)。道教强调道德伦理在修仙过程中的重要作用,提出修道与修仙并行,这是其伦理思想的第一个鲜明特征。

二、吸取墨家兼爱,强调群体协作与自身修养并重的伦理观念。

道教的伦理思想,又吸纳了墨家的兼爱理论。“兼爱”是墨家处理人际关系的准则,墨家认为人与人之间应为“兼相爱,交相利”。所谓“兼相爱”,就是不分人我,不别亲疏,无有等差地爱一切人。墨家认为“相爱”可致国泰民安,“诸侯相爱,则不野战;家王相爱,则不相篡;人与人相爱,则不相贼”,“君臣相爱则惠君,父子相爱则慈孝,兄弟相爱则和调。天下人皆相爱,强不执弱,众不劫寡,富不侮贫”(14),这样,“凡天下之祸篡怨恨可使毋起者”(15)。同样,墨家认为“不相爱”是祸乱之根,“圣人以治天下为事者也,不可不察乱之所自起。当察乱之何自起,起自不相爱”(16),“凡天下祸篡怨恨,其所以起者,以不相爱生也”(17)。为此,墨家倡行“为贤之道”,就是要“有力者疾以助人,有财者勉以分人,有道者劝以教人”(18),这样,可使“饥者得食,寒者得衣,乱者得治”(19)。相反,若“至有余力,不能以相劳,腐弱余财,不以相分;隐匿良道,不以相教”(20),就会招致“天下之乱,若禽兽然”(21)。所谓“交相利”,就是互助互利。墨家认为这种“兼相爱”的伦理思想,具体落实到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时,就应以对方有利为原则,“与人谋事,先人得之;与人举事,先人成之”(22),提倡先利人后利己,“利人者,人亦从而利之”(23)。这种兼爱相利思想,正是墨家协调人际关系的法宝。

道教的伦理思想,吸取了“兼爱相利”的精神。首先,道教主张有财物者应当“乐以养人”和“周穷救急”。道教认为,天地间的一切财物都是天地中和之气所生,应属于社会公有,而非私人财产,“此财物乃天地中和共有,以共养人也。此家但遇得其聚处,比若仓中之鼠,常独足食,此大仓之粟,本非独鼠有也。少内之钱财,本非独以给一人也,其有不足者,悉当以其取也。愚人无知,以为终古独当有之,不知乃万户之委输,皆当得衣食于是也”(24)。“或积财亿万,不肯救穷周急,使人饥寒而死,罪不除也”(25)。其次,道教主张有道者应当以道德教人。“人积道无极,不肯教人开蒙求生,罪不除也……人积德无极,不肯力教人守德养性为谨,罪不除也”(26)。它还反对以智欺愚,以强欺弱,以少欺老,因为“智者当苞养愚者,反欺之,一逆也;力强者当养力弱者,反欺之,二逆也;后生者当养老者,反欺之,三逆也。与天心不同,故后必凶也”(27),“天下不久佑之”(28)。道教这种“智以教人”、“德以化人”的主张,实际上蕴含着一种人人平等的思想观念,所以它认为人们应该相亲相爱,互助互利,并力同心。“四时气阴阳与天地中和相通,并力同心,共兴生天地之扬利。孟仲季相通,并力同心,各共成一面。地高下平相通,并力同心,共出养天地之物。蠕动之属雌雄合,乃共生和相通,并力同心,以传其类。男女相通,并力同心,共生子。三人相通,并力同心,共治一家。君臣民相通,并力同心,共成一国。此皆本之元气自然天地授命。凡事悉皆三相通,乃道可成也”(29)。可见,并力同心,万事皆成。为此,道教提倡人们在社会生活中也应该发扬“有财相通”、“互助互利”的伦理道德风尚。

道教在倡行兼爱相利、并力同心的同时,又结合自家养性方法,注重个人的修养。综观道教的整个伦理思想,旨在教人为善,所以特别重视个人的积善立德。道教以《道德经》的恬淡无欲、清静淳朴为准则,认为人要积善立德,就要抑情养性,不为名利物欲所累。为此,道教制定了一系列清规戒律,如“调神五戒”规定,“目不贪五色,耳不贪五音,鼻不贪五气,口不贪五味,神不贪五彩”(30),并认为“行无为,行柔弱,行守雌,勿先动,此上最三行;行无名,行清静,行诸善,此中最三行;行无欲,行知止足,行推让,此下最三行”(31)。那么,如何提高个人的自身修养呢? 道教教人“遇人无忤,与世无争”和“严以律己,宽以待人”。如《道德经》中有“勿矜”、“勿骄”、“去甚”、“去奢”、“去泰”思想,《老君百八十戒》则有更明确的戒律,如“不得积聚财宝”(第138戒),“不得恃威势凌人”(第60戒),“不得强求人物”(第94戒),“不得欺罔老小”(第57戒),“不得侮蔑孤贫”(第25戒),甚至规定“人有骂汝,汝但服不应”(第167戒),“人侵谤汝,汝但应自修启大道,勿忧怖以损精神”(第168戒),即使“人为己声誉,勿喜;为己毁誉,亦不得嗔”(第171戒),努力做到清静自正,“恬淡无欲,神静性明,积众善……乃成仙”(32)。可以看出,道教既强调并力同心,又突出个体修炼,提出群体协作与个人修养并重,这是其伦理思想的第二个鲜明特征。

三、以神道设教,称神灵为人伦最高主宰的伦理说教。

道教的伦理思想,虽吸取了儒、墨两家思想,但与儒墨两家相比较,又有很大的差别:儒家伦理主要靠世俗权力的力量加以贯彻,墨家伦理主要靠自控力量加以履践,而道教伦理则是靠神灵的力量加以执行。道教以神道设教,以神的威力驱使人们去奉行其伦理道德,更具神圣性和威慑性。

道教把神灵视作人伦的最高主宰。它把天人格化,视其为有意志、有目的、能主宰人间一切的“天神”,认为“人取象于天”(33)。《太平经》即以“天师”的教诫人们行“上善”,“夫为善者,乃事合天心,不逆人意,名为善。善者,乃绝洞无上,与道同称。天之所爱,地之所养,帝王所当急,仕人君所当与同心并力也。夫恶者,事逆天心,常伤人意,好反天道,不顺四时,令神祈所憎,人所不欲见父母之大害,君子所得愁苦也,最天下绝凋凶败之名字也”(34)。道教劝谕人们恪守忠孝伦理,“旦夕忧念其君王”(35),做一个忠臣孝子,反之,便要遭到神灵的降罪,“子不孝,弟不顺,臣不忠,罪皆不与于赦”(36)。为劝人行善,道教还宣扬因果报应的“承负”说。所谓“承负”,就是认为天地神明,喜人为善,怒人为恶,赏善惩恶,自有报应。人若有大善或大恶,不仅应在自身,而且影响后代,“力行善反得恶者,是承负先人之过,流灾前后积来害此人也。其行恶反得善者,是先人深得积畜大功,来流及此人也”(37)。当然,若后代能行善立功,则可不受其祖辈之承负。很明显,这种理论是要人们恪守忠孝,从善立功,以逃脱“承负”降罪。

道教把神视为善恶报应的主宰者。从《太平经》开始,各种道经都宣扬天地有“司过之神”,“随人所犯轻重,以夺其算纪”(38)。这种神能通晓人之善恶行径,“为善亦神自知之,恶亦神自知之”(39);它“喜善人,不用恶子”(40);同时,它还对众生言行实施监视和纠劾。道教认为,人的身上有上、中、下三尸,“三尸之为物,实魂魄鬼神之属也。欲使人早死,此尸得作鬼自放,纵游行飨,食人祭?”(41),每至庚申之日,辄上天向有司汇报人之善恶。这样,人的言行举止都会受到神灵的监督。道教还认为,人做了恶事固然要受神的惩罚,即使没有为恶,但只要有恶心,也要遭神的处罚,“心起于善,善虽未为,而吉神已随之。或心起于恶,恶虽未为,而凶神已随之”(42)。因此,善恶不同,赏罚有别,“过大者夺人纪,小者夺人算”(43),“行善正,则得天心而生”(44)。道教的这种神道说教,比任何法令都来得严厉和奏效,它对人们的心理极具威慑力和引诱力。后期的道教,更以通俗的形式,把其神道伦理汇编成一本本劝善书,诸如《太上感应篇》、《文昌帝君阴骘文》之类,向全社会推荐,使其伦理思想普及民间,深入民心,想要人们怯于神灵的威力,自觉弃恶从善,努力修道积德。可见,道教假神道设教,是其伦理思想的第三个鲜明特征。

综言之,道教的伦理思想,既融摄儒家忠孝,又吸取墨家兼爱,看上去似乎内容庞杂,但实际上自成体系,特点鲜明。它结合自家成仙信仰和儒家纲常孝道,首创仙道兼修理论;它糅合自家养性方法与墨家兼爱精神,突出群体协作和个体修养并重的思想;它假神道设教,借助神力,使人自觉弃恶从善。这种神化了的伦理思想所产生的控制力和影响力是非常巨大的,它历久不衰,甚至对我国当前的伦理道德建设也不失一定的借鉴意义。

注:

(1).《白虎通.三纲六纪》引《礼纬.含文嘉》

(2).董仲舒《举贤良对策》

(3).《朱子语类》卷24

(4).《无上秘要》卷46引《正一法文》

(5).24.25.26.27.28.29.33.34.35.36.37.39.40.44.分别见《太平经合校》第409页、第247页、第242页、第241页、第695页、第695页、第149页、第673页、第158页、第730页、第730页、第22页、第12页、第617页、第355页,中华书局1960年版。

(6).《抱朴子.微旨》

(7).(8).(10).《抱朴子.对俗》

(9).《正一法文天师教戒教经》

(11).《悟真篇》

(12).《金丹大要》卷1

(13).《净明忠孝全书》卷2

(14).(15).(17).(23).《墨子.兼爱中》

(16).《墨子.兼爱上》

(18).(19).《墨子.尚贤下》

(20).(21).《墨子.尚同上》

(22).《墨子.尚同下》

(30).《无上秘要》卷46

(31).《太上老君经律》载《道德尊经想尔戒》

(32).(38).(41).(43).《河图纪命符》

(42).《太上感应篇》


回到页首

 
     
 
 本期内容

  1999年第1期封面
1999年第1期
 
 
 选择前期杂志

     请选择你所需要的期数:
    
    列出所有期数

     

Copyright © 2006 China Taoism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