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教论坛    
加入我的最爱

北宋道教发展述论
 
朱云鹏
 
北宋时期,是道教在中国古代发展的一个高峰期。真宗、徽宗掀起的两次崇道高潮,使之有了重大发展,超过了以往任何时期。本文拟就道士数量和宫观建设两方面,对道教在北宋的发展作一简单论述,不妥之处,敬请指正。

一、北宋道士的数量

唐末,道教势力受到重大打击,"真宫道宇,所在凋零,玉笈琅函,十无二三"(1),经过五代十国的战乱,道教更加衰落。"五季之衰,道教微弱,星弁霓襟,逃难解散,经籍亡逸,宫宇摧颓。"(2),但是,唐末藩镇割据,五代诸国并立,你争我伐,战乱频频。这种现实的苦难正是宗教滋生的土壤。道教在经过短短一个时期的衰落之后,到北宋更加兴盛起来。

北宋时期,各代皇帝都对道教、道士有着浓厚的兴趣。太宗时,"志奉释老,崇饰宫庙,……创上清太平宫以尊道教。殿阁排空,金碧照耀。"(3)道教在此时有了较快的发展。到真宗继位,掀起了北宋时期道教崇奉的第一个热潮,道教的势力迅速膨胀,教徒队伍迅速壮大。"天禧三年八月,诏普度天下道士、女冠、僧尼,凡度二十六万二千九百四十八人。"(4)其中,"道士七千八十一人,女冠八十九人。"(5)一次度道士七千多人,数量不可谓不多。到天禧五年,共有"道士万九千六百六人,女冠七百三十一人。"(6)合计道士、女冠共二万零三百三十七人,超过了唐代的一万五千人。

真宗以后的仁、英、神、哲时期,由于道教热的降温,道教徒队伍的发展处于一种徘徊不前的停滞状态:

(仁宗)"景元年,道士万九千五百三十八人,女冠五百八十八人"。合计道士、女冠共二万一百二十六人。

"庆历二年,道士万九千六百八十人,女冠五百二人。"合计道士、女冠共二万一百八十二人。

(神宗)"熙宁元年,道士万八千七百四十六人,女冠六百三十八人"。合计道士、女冠共一万九千三百八十四人。

"熙宁十年,道士万八千五百一十三人,女冠七百八人。"(7)合计道士、女冠共一万九千二百二十一人。

由上可见,仁宗、神宗两朝,道士及女冠的人数,总在二万上下,且从真宗到仁宗、神宗,呈现出一种稍稍递减的趋势。其中的英宗,在位时间仅有十四年,道士、女冠人数未见确切记载,但根据上述趋势来讲,不会超过仁宗时期,也不会低于神宗时期,亦当在二万人左右。

哲宗朝,道士女冠数量也没有明确的统计数字。元五年十二月,殿中侍御史岑象求的一份上奏,会有助于解决这一问题。他在奏折中讲:"祖宗时,天下道士常近二十万,僧常近四十万,其童奴倍焉。今虽不逮于此,而京师、列郡既有岁度之数,又有拨放之目,使游手惰足之辈,离乡轻家,为之负役。"(8)在这里,岑象求所讲的祖宗时,不知确系哪一代,详其本意,应是指哲宗以前各代。其中,他提到的道士和僧尼数量是实指还是虚指,也是我们应当分辨的。

首先看僧尼数量。据《宋会要辑稿》载,真宗天禧五年,有"僧三十九万七千六百一十五人,尼六万一千二百三十九人。" (9)合计僧尼共四十五万八千八百五十四人。景元年,有僧三十八万五千五百二十人,尼四万八千七百四十二人,合计僧尼共四十三万四千二百六十二人(10)。庆历二年,有僧三十四万八千一百八人,尼四万八千四百一十七人,合计僧尼三十九万六千五百二十五人。熙宁元年,有僧二十二万七百六十一人,尼三万四千三十七人,合计僧尼二十五万四千七百九十八人。熙宁十年,有僧二十万二千八百七十二人,尼二万九千六百九十二人,合计僧尼共二十三万二千五百六十四人(11)。

从上可知,真宗、仁宗两朝,僧尼的数量已经超过了四十万,到神宗时,僧尼也有二十五万左右。所以岑象求奏书中所说祖宗时"僧常近四十万",当非虚指,而是实有其数。据此他所说的"天下道士常近二十万",也应不是虚指。可是,根据前此我们指出的真宗、仁宗、英宗、神宗时道士的数量,与二十万相去太远,反而都在二万上下。因此,岑象求所说的"二十万",恐怕应该是"二万"之误,如果说祖宗时有道士二万,也正和我们前述的各代道士数量相一致。哲宗时"不逮于此",即指哲宗朝比祖宗时数量要少,不到二万人。这一推断与真宗以来历代道士递减的趋势相吻合。所以哲宗朝的道士数量不足两万,但也不会相差太多,比神宗时略少也就是了。

徽宗时期是北宋道教崇奉的又一高潮。这时的宋徽宗,集教主、上仙、皇帝于一身,对道教的崇奉达到了疯狂的地步。道教的势力,也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停滞之后,得以迅速发展。一时之间,道教之徒汇集京师,其中许多道士得到徽宗的信任,如刘混康、王老志、王仔昔、林灵素、张虚白、魏汉津、徐知常、虞仙姑等辈,皆得以赐美号、享厚禄、升道官。其中,尤以林灵素最得宠信,被尊为"通真达灵元妙先生"(12)。在这种道教氛围中,道教势力的发展是无可置疑的。

关于徽宗朝的道士数量,未见明确的记载,只能根据一些材料作一推断。据《宋会要辑稿》载:"大观二年五月二日诏,道门近添试经拨放年额,数内女冠试经,旧额人数甚微。天下之大,只度三十三人。可通旧数,增作七十人为额,内在京畿三十人,诸路四十人,亦仰礼部依道士例均拨。(13)与旧时相比,增加一倍,从这一小的侧面,反映了道教的发展。《九朝编年备要》称:"时道士有俸,每一施斋动获数十万,……皆外蓄妻子,置姬媵,以青胶刷鬓,美衣玉食者,几二万人。"(14)《长编拾补》引《续通鉴》云:林灵素"出入呵引,至于诸王争道,都人称曰道家两府。其从美衣玉食者,几二万人。"(15)《宋史─林灵素传》也有同样的记载。由此可知,徽宗朝道教的势力大有发展,道教徒的队伍也必然随之扩大。然而,需要注意的是,徽宗朝的崇道与真宗朝有所不同,真宗时期主要表现在一些大规模的宗教活动上,如东封西祀、普度僧道等;徽宗朝则更注重对一些道士的无比宠信,不太注重教徒队伍的发展。因此,估计徽宗朝的道士数量,比以前各朝一定有所发展,即在二万人以上。又因其崇道特点,决定了在下层度道士不会有太大的规模。所以徽宗朝道徒的数量虽有发展,但也不会超出太多,逾二万徒众的基本数字也不会太远。

二、宫观的建设

在经历了五代时的"宫宇摧颓"之后,到北宋,随着统治者对道教的尊崇,宫观的建立也多了起来。从宋太祖建立建隆观始,以后历代皆有兴建。宋太宗上台后,首先建上清太平宫,以崇奉翊圣将军,此后又陆续建有太一宫、洞真宫等。到真宗时,随着统治者的大力提倡和道士数量的大量增加,宫观的建设也越来越多。

真宗时宫观的建设有两大特点,一是规模大,二是数量多。"大中祥符元年,以正月三日天书降日为天庆节,诏东京建玉清昭应宫,天下置天庆观。"(16)就此材料,我们来讨论此时宫观建立的两大特点。史载:

祥符中,议营昭应宫,计其工十五年而成。丁谓总领其事,以夜继昼,每绘一料,给烛两条,逾七年而就(17)。

大中祥符元年,增宫名曰玉清昭应宫。凡役工日三四万,发京东、西、河北、淮南州军禁军。调诸州工匠,每季代之;兵卒岁一代。并优其口粮、资值,选四厢指挥使忠佐二员董其役。……玉清昭应宫,作于大中祥符元年,至七年十一月宫成(18)。

(玉清昭应)宫凡三千六百一十楹。(19)

据此可知玉清昭应宫规模之大、用工之多、所费之广。首先,建立玉清昭应宫,持续时间之长是少有其匹的。按原来估计,需时十五年,即便后来丁谓总其事,以夜继昼,日夜不停,还用了七年多的时间。其次,在七年的时间里,每天役工以最低限来计,一年用工一千零九十五万,七年用工近八千万。如每天役工以最高四万计,一年用工一千四百六十万,七年用工就达一亿零二百二十万。工匠要领工值、支付口粮,士兵要有军费负担,何况还有建宫的原料,其耗费不可谓不多。第三,玉清昭应宫共三千六百一十楹,占地面积极广,其规模不可谓不大。宋人对此评论说:"作玉清昭应宫,耗费国帑不可胜纪"(20),致使祖宗以来的积蓄到此被一扫而空。当然,其中不免有夸大之词,但也清楚地说明了修建玉清昭应宫的费用是巨大的,对北宋的财政也有一定的影响。

接下来,我们再来看关于天庆观的兴建,对此,《长编》是这样记载的:"诏诸路、州、府、军、监、关、县,择官地建道观,并以天庆为额。民有愿舍地备材创盖者,亦听。"(21)此次建观数量的多少,取决于当时北宋政府的路、州、府、军、监、关、县究竟有多少。因此,这次建观的数量可以根据《宋史─地理志》作一推断。据载:"宋太祖受周禅,初有州百一十一,县六百三十八。……建隆四年,取荆南,得州、府三,县一十七,……平湖南,得州一十五、监一、县六十六。……乾德三年,平蜀,得州、府四十六、县一百九十八。……开宝四年,平广南,得州六十、县二百一十四。……八年,平江南,得州一十九、军三、县一百八。……计其末年,凡有州二百九十七,县一千八十六。"另有军三、监一。到"太宗太平兴国三年,陈洪进献地,得州二、县十四。……钱?入朝,得州十三、军一、县八十六。……四年平太原,得州十、军一、县四十。七年,李继捧来朝得州四、县八。"合计太祖、太宗两朝有州府三百二十六、军一、监一、县一千二百三十四。大中祥符年间,天下共有十五路("至道三年,分天下为十五路,天圣析为十八",大中祥符介于至道和天圣之间,故为十五)。并且,"宋有天下三百余年,由建隆初讫治平末,一百四年,州郡沿革无大增损。"(22)所以上述统计数字,大体也是大中祥符年间的数量,这一数量,也应是大中祥府年间一次建天庆观的数量。合计路、州、府、军、监、县总数为一千五百八十四,所以大中祥符间一次建观就达一千五百八十四座。正因有此基础,天禧间才能一次度道士七千多人。此后,真宗及以后的仁宗、英宗、神宗、哲宗也续有兴建。

有宋一代,道教宫观究竟有多少,没有明确的记载。嘉三年八月,秘阁校理、判尚书祠部陈襄有一份上奏,或许能对明确这一数量有所帮助。其奏称:"臣因检会本部在京、诸道州军,寺观计有三万八千九百余所,僧尼、道士、女冠计有三十一万七百余人。"(23)在此,陈襄只是指出了寺观总数,而宫观的数量还是个未知数。我们再来看下面的材料;

今浮屠、老氏之宫遍天下,而钱塘为尤众。二氏之教莫盛于钱塘,而学浮屠者为尤众。合京城内外暨诸邑,寺以百计者九,而羽士之庐不能十一(24)。

释老之教遍天下,而杭郡为甚。然二教之中,莫盛于释,故老氏之庐,十不及一。(25)

以上材料虽是指南宋杭州时的情况,但此地在北、南宋之际未经大的战乱与兵火,故北宋时此地的情况大体也是如此。老氏之庐不及释氏的十分之一,这一比例似可推之于全国,如把二教之庐的比例按十比一计算,嘉年间全国应有老氏之庐三千七百左右。但前言"十不及一",所以这一数量无疑偏高。如以二者比例为十五比一来计算,当更接近实际。这样,嘉年间的宫观当为二千一百所左右。

下面再以僧道教量的比例来计算一下上述十五比一的比例有无道理。天禧五年、景元年、庆历二年、熙宁元年、熙宁十年的僧道数量,前已有述,这几年的僧道比例分别为二十二比一,二十一比一,十九比一,十三比一,十二比一,五个时期僧道比例的平均数为十七比一。这一比例与上述所定寺观的比例大体一致,所以寺观比例为十五比一,当是比较接近实际的。

嘉三年以来,宫观建设并没有停止。嘉七年曾有敕令:"天下系帐存留寺观未有名额者,特赐名额。其在四京管内,虽不系帐,而舍屋及一百间以上,亦特赐名额。"(26)这一规定,曾受到谏官司马光的激烈反对。由此可见,这一时期寺观的创建不在少数。

到神宗"熙宁末,天下寺院宫观四万六百十三所。"(27)以上述比例计算,宫观的数量当为二千七百余座。

徽宗时,随着道教势力的膨胀,宫观的建立也多了起来。史载:"林灵素主张道教而废释氏。政和中,诏每州置神霄宫,就以道观为之,或改所在名刹,揭立扁榜"(28)。王称《东都事略》也有类似的记载:"皇帝崇尚道教,号教主道君皇帝。二月辛未,改天下天宁观为神霄玉清万寿宫,无观者以寺充。"(29)无疑宫观的数量有所增加。并且,除了由朝廷下令所建宫观外,还有一些官僚士民舍宅为观,因此,徽宗时的宫观数量,一定超过了神宗时期,当在二千七百座以上。但因为此时主要是以原来的道观改名新观,只是在原来没有道观的地方以寺改充,且许多由寺改观者后来又改了回去,所以此朝宫观数量增加的也不会太多。徽宗时有宫观三千所左右,当去事实不会太远。

总之,宋朝道士、女冠的数量最多达二万三百余人,宫观数量最多时在三千所左右,与唐朝的一万五千道士、一千九百余所宫观(30)相比较,已是大有发展。因此,我们说宋代是道教发展的一个高峰期,并不为过。

注:

(1)《太上黄箓斋仪》卷52

(2)《三洞修道仪》

(3)《儒林公议》

(4)《宋朝事实》卷7,《道释》

(5)《宋会要辑稿─道释》一之23

(6)《宋会要辑稿─道释》一之13

(7)以上材料俱见《宋会要辑稿─道释》一之13-14

(8)《诸臣奏议》卷84

(9)《宋会要辑稿─道释》一之13

(10)《宋会要辑稿─道释》一之13-14

(11)《宋会要辑稿─道释》一之14

(12)《长编拾补》卷37,重和元年五月丁亥

(13)《宋史》卷462,《林灵素传》

(14)《宋会要辑稿─道释》一之31

(15)《九朝编年备要》卷28,《徽宗纪》

(16)《长编拾补》卷37,重和元年五月丁亥

(17)《新安志》卷3,《歙县沿革》

(18)《国老谈苑》卷2

(19)《宋朝事实》卷7,《道释》

(20)《长编》卷108,天圣七年六月丁未

(21)《东轩笔录》卷2

(22)《长编》卷72,大中祥符二年十月甲午

(23)《宋史》卷85,《地理志》一

(24)《诸臣奏议》卷84

(25)《咸游临安志》卷75,《寺观》一

(26)《梦梁录》卷15,《城内外诸寺观》

(27)《长编》卷197,嘉七年九月辛亥

(28)《泊宅编》卷10

(29)《夷坚志》卷30,《泗州普照寺》

(30)《东都事略》卷11,《徽宗纪》

(31)《历代崇道记》


回到页首

 
     
 
 本期内容

  2000年第4期封面
2000年第4期
 
 
 选择前期杂志

     请选择你所需要的期数:
    
    列出所有期数

     

Copyright © 2006 China Taoism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